彩票直通车

歡迎您進入張根虎官方網站!
3908總訪問人數
位置:首頁 > 評論 > 欲書先散懷抱

欲書先散懷抱

發布時間:2022-01-15 21:22:25編輯:古申賢山來源:

蓬勃樸茂 剛正灑脫
 張根虎寫書法,裹束、筑鋒下筆,開篇一落筆,鋒穎即入木三分,行筆逆勢運腕,裹束而行,所以,其書法運線、筆法能合“生死剛正”之規。

顏真卿《述張長史筆法十二意》說,寫書法,鋒健才可體現旺健的生命氣息。意思是說,書法用線,應以清雄的線條傳達各種不同的情感特征以及價值指向。所以,張根虎寫書法時的裹束、筑鋒下筆,不僅能使寫出的書法線條雄健有力,而且,還能使書法結體乃至通篇的格調和氣象充滿剛健、清新、蓬勃、樸茂的生機。

漢唐人的生命氣象,是飽滿、清新、剛健和發揚蹈勵的。分析張根虎的書法作品,可以看出,他創作時追求的是漢人的浩蕩渾厚、唐人的清雄開闊,可見,他是把書法當成文化精神的載體,來進行其書法書寫的。唐顏真卿二十余歲赴長安,師張旭二年,得筆法,但以為未穩,三十五歲又特往洛陽訪張旭,拜而求教。據《述張長史筆法十二意》載,在求學過程中,張旭問:“密謂際,子知之乎?”顏回答:“豈不謂筑鋒下筆,皆令宛成,不令其疏之謂乎?”張旭說:“然。”這里的“密謂際”,指的是書法的筆法、結體應該具有蓬勃、樸茂、旺健的生命氣息。張根虎的書法,追求的正是這樣的與人的生命氣息異質同構的審美品格以及與人的文化信仰系統異質同構的藝術品格。

重要的是,張根虎還是位有仁愛之心,懷有憂濟天下之心,且從容穩健、剛健清新、溫和敦厚的人。他曾長期擔任山西省文聯主席職務,居于領導位置,當然要思考如何以文化強省,所以,他本人既是晉文化的載體,也是被現代文化所“化”的人。以此,從他的作品看,其書法承傳的不僅是家學、師學、地域族群的日用之學,而且,他還追求著讓自己的作品在風骨浩然、血氣酣暢中,能夠成為承載民族精神、民族情感的視覺史詩。

晉人傅山的書法,具有特殊的品格和豐富的內涵,張根虎的書法明顯受傅山書法影響。傅山的筆法講究生死剛正,這就須在書寫時講究筆法、追求線條質量。五代荊浩在《筆法記》中說:“凡筆有四勢:謂筋、肉、骨、氣。筆絕而不斷謂之筋,起伏成實謂之肉,生死剛正謂之骨,跡畫不敗謂之氣。”張根虎的書法,雖追求依“生死剛正謂之骨”原則而創作,但他能隨心所欲不逾矩,所以其剛正不呆板,其風骨、神采中有跌宕起伏,是快樂、清新的剛正,是灑脫、自由、有韻致的剛正。
微信圖片_20220115211136.jpg

蘇軾《王復秀才所居雙檜二首·其一》

內圣外王 化育人文
 三國魏鐘繇曾說:“筆跡者,界也;流美者,人也。”這個“界”,指的是由點畫構成的結體布局、分間布白,法度森嚴,無懈可擊。張根虎的書法,寫得穿插得當,疏密合宜,分間布白合于天地之規序,且有如榫卯般的結實、嚴密,但又于縱橫捭闔、跌宕起伏之中極為自由、灑脫、放達,這正是對“筆跡者,界也;流美者,人也”的最好詮注。

書法,是中國古人的“良明修養”之道,追求的是通過書法達于“吾身光明”之境。書法之法,蘊含天地大道,閃爍著圣人的思想、襟懷,參照的是天地的總體規律。而在中國古人看來,天地的運轉法則和總體規律無疑也應是人生所遵循的基本依據與原則,這是中國人“天人合一”思想與觀念的起點。

張根虎的書法,以氣為本,方圓兼濟,寫得從容、穩健,又灑脫、自然,其風骨、氣韻、神采有內圣外王的張力。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張根虎的書法隱藏著書法的三大基本秘密。一是,仁、德、禮、義、溫、良、恭、儉、讓、勇、毅、剛、直是人格修養,亦是書法的審美標準,以書法化育人文,修養人心,可使人心進入無我而大吾之境,這是書法的第一要務;二是,以天地之理為參照,進而與社會人文大道為參照,將歷史資源延展到當下,賦予其時代性,以此化育人文,這是書法的第二要務;三是,書法是人格操練的最佳載體,人一生的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體驗和心得,書法能累積、矯正、提純、再造、升華人的生命方向與精神追求。

書法筆法的“欲書先散懷抱”,藏頭護尾、不激不厲,欲左先右、欲上先下,緣于天地運行之終始不殆,這也是中國人的人生理念與為人處世的基本法則。從張根虎的書法上看,這之中的“先散懷抱”,指的是書法家創作時應處于無任何功利目的的灑脫自在的無我之境。因為“我將無我”,人才能夠溫、勇、和、毅,其筆法、結體、章法皆可獲得中和穩健,不過猶不及,也不矯枉過正,這與中國人普遍認同的循社會所循之原則、“為人處世不超過應有的限度”“做事情不做得過頭”、與人和平共處之原則等的基本立場與態度是一致的。

微信圖片_20220115211126.jpg

  《青山綠水》聯

中國古代美學本質上是“內圣外王”觀念觀照下的“游觀”美學,張根虎的書法能讓人“神游”其中,而其中的“欲書先散懷抱”,則是超功利,超生死,與天地人文大道的“齊一”,而書以神行,方可化于天人合一之境,令人“神游”其中。如此,方可令書法達于前述鐘繇所說的“界也”之境,這就是王羲之所說的“書者”“玄妙之技”的基本特征。張根虎的書法,就是在如是意義上,具有特殊的參考借鑒價值與學術研究意義的。

書雖小技,但通于大道,張根虎的書法,筑鋒下筆,既果毅,也弘毅。果毅,緣自顏真卿法;弘毅,緣自傅山,但也均源自他長期人格修養與藝術修為滋養出來的自信。他寫書法,剛柔兼顧,曲直相應,虛實互映,疏密得宜,縱橫捭闔,游刃有余中亦可見其自信。(附圖為張根虎書作)
 張根虎,山西襄汾人。中國美協會員,中國書協會員,中國文聯第九屆、第十屆全委會委員,山西省文聯第八屆主席團主席、第九屆名譽主席,山西省中國畫學會會長,山西大眾書畫院常務副院長。曾任山西省書協、省美協名譽主席。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

微信圖片_20220115211107.jpg

陶淵明《飲酒·其五》

更多相關

财神网-彩票直通车 彩88手机版下载_彩88手机版下载 彩88_彩88「官网彩票直通车」 彩88-欢迎您 彩88-彩票直通车 彩88-Welcome 购彩之家|平台官网